推荐资讯

周汉宇的个性,他应该会找人直接杀了李成而不会这么优柔寡断

发布时间:2018-06-28 18:40 浏览:
我能够看的出,对方的不甘心被我所控制,可挣扎了半天却根本没用,只能低着头说道:“我和你没有什么谈的,你等我出去再说。”
 
    我的腿故意的向下压去,周汉宇一只手被铐着,整个身子不由自主的向下跪去,那姿势要多难受有多难受。最后他终于受不了,近乎呻吟着说道:“别再折磨我了,有什么条件你说。”
 
    我满意的点了点头,平静的说道:“我只有三个条件,而且都很简单,所以你听好了。”
 
    周汉宇眼中闪过一抹光芒,可他连忙低下了头。
 
    我装作没看到的说道:“第一个条件,因为你们汉宇公司和盛世有了一些不好的来往,那么以后不可以来大陆发展。”
 
    他点头道:“没问题。”
 
    我接着说道:“第二个条件更简单,我知道你们汉宇集团和香港本土的组织蓝衣社有着不浅的关系。我不希望蓝衣社来我们盛世捣乱。”
 
    周汉宇用力的低着头说道:“可以!”
 
    我看着对方,嘴角带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,最终抬起头后说道:“第三个条件,就是我们合作吧!”
 
    “你说什么?”周汉宇完全傻眼了,满脸的不可置信。
 
    我叹了口气很认真的说道:“我曾经想了很多办法,解决我们的恩怨。可怎么想,也不能保证你不向我报仇。其实我不是不想杀你,也不是没办法杀你。可杀了你,你父亲肯定会发疯的报仇,这样得不偿失。”
 
    周汉宇的脸色有些变化,可他抬起头冷冷的说道:“你的腿放在我的身上,也能谈合作吗?”
 
    我连忙放下了腿后说道:“抱歉抱歉,我实在不是故意的,你千万别在意!”
 
    周汉宇此时轻松了一些,看了看我后说道:“你继续……”
 
    我吸了口气:“你虽然说不报仇了,可以我对你的了解,你肯定不会甘心吃这么大的亏。而你这么着急回香港,也是为了对付我。除非我能将你们汉宇集团连根拔起,否则我就要受到不断的骚扰,那样对彼此来说也不是好事。所以,你即便绑架了秦念,但是她也没有受伤。既然如此,我们不如合作,一起经营盛世娱乐城,而我也正好打开香港市场,这也是不错的事情。”
 
    周汉宇万万想不到,我能说出这样的话,不由脸色阴沉的盯着我。
 
    我,看着这个家伙,平静的说道:“你愿意不愿意?”
 
    周汉宇冷哼道:“你说的是真的?”
 
    我苦笑道:“我有必要说假话吗?更何况为了表示我的诚意,我会放你走。你也许会觉得憋气,可咱们在商言商,你和我合作绝对有好处,你和钱又没有仇。”
 
    周汉宇沉默了下来,他仿佛也在犹豫,似乎被我说动了。
 
    最终,他抬起头后说道:“既然你这么说了,我如果再说不行,显得太不进入情了,不过我要你们盛世娱乐城的股份,如果你同意我们就合作,如果不同意就算了。”
 
    “同意,为什么不同意?”
 
    我嘴角带出了淡淡的笑容,朗声说道:“只要我们盛世娱乐城重新营业,欢迎你来投资,不仅如此,我还会给你一个你很想要的礼物。”
 
    什么礼物?
 
    对方沉声说道。
 
    我很认真的看着他,深沉的说道:“你不想对付背叛你的人吗?有些人股份占的太多了……”
 
    周汉宇彻底的松开了眉头,满脸笑容的说道:“既然这样,合作愉快。”
 
    我点了点头后说道:“合作愉快。”
 
    飞机终于起飞了,而蓝衣社的人也和这个家伙一起离开了江春城。我看着这翱翔在天空之上的飞机,脸上带出了一抹冷峻的表情。
 
    如果周汉宇没有绑架秦念,而是对我做了什么,我为了盛世娱乐,完全可以忍耐。可是他触碰了我的底线,伤害了我爱的女人,既然这样。我们再也没有回转的机会,不是你死,就是我亡。
 
    我之所以刚才和周汉宇那么说,其实只是一个缓兵之计。我现在最主要的是对付齐四,这个家伙虽然对我造成的威胁并不算大,可就如同一泼狗屎,让人觉得恶心。
 
    等到我真正将齐四收拾了,我管你是过江龙还是什么过山虎,竟然想伤害我的女人,我绝对不会饶了你。
 
    离开机场,我给秦念打了个电话,对方告诉我,已经休息了。我随之给柳晓晓打电话,对方却没接。我自嘲的笑了笑,别人眼里的花心大萝卜,现在竟然孤单单的一个人,真是可怜。
 
    回到家,我先洗了个澡。
 
    就在洗澡的时候,我的电话不断的响了起来。
 
    我皱了皱眉头,光着身子走了出来,却发现是红姐给我来了三个电话。
 
    我不由得皱了皱眉头,因为有柳晓晓的禁令,红姐平时很少和我联系。可现在竟然连续打了好几个电话。
 
    正在这个时候,红姐再度给我电话,我连忙接起来说道:“红姐,你有什么事情,这么着急。”
将李成绑走,这也太不给我面子。
 
    我几乎本能的想到,周汉宇心有不甘,所以绑走了李成。可是,周汉宇的个性,他应该会找人直接杀了李成,而不会这么优柔寡断。
 
    除了周汉宇之外,在整个江春还有这个胆量的,也许只有那个家伙了。
 
    可就在这个时候,我的电话再次的响了。
 
    一个冷冷的声音从话筒中传了过来:“晚上十二点,一个人带着周管家去南山的小树林中,将他交给我。”
 
    我眉头用力的皱了起来,心中疑惑的想道:“这次动手的,难道真是齐四?”
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