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资讯

嘴角带着一抹冷笑:“你可以投诉我,但不要忘记一件事

发布时间:2018-06-28 18:39 浏览:
我之所以没有亲自的欢迎李成,是因为我有更重要的事情来做。当众人离开之后,燕九低声说道:“他们已经被困住了,可等不了多长时间。”
 
    我点了点头,带着人很快来到了机场。
 
    秃子看着我来了,快速的迎了过来,满脸狰狞的说道:“哥,你就将他交给我算了,没必要亲自来。”
 
    我摇摇头,带着一群人向前走去。可刚到入口,却有不少保安挡在我的前面。秃子瞬间就怒了,大声咆哮道:“你们要死呀,竟然连风哥的路都挡着?”
 
    其中一个肩头带星的人小队长脸色难看,他显然知道我是谁,可却又不得不挡在我的面前:“我知道你是林白风,可这是机场,请不要来这里闹事。”
 
    我冷冷的看了对方一眼,不以为意的说道:“实话和你说了吧!前一阵子齐四也带着人将我在这里堵住,你们这些保安怎么不出来维护秩序?现在轮到我,就这么装腔作势,到底什么意思?”
 
    小队长连连苦笑,可是他不知道怎么解释,无奈的说道:“林先生,这我没办法解释,可你带这么多人进去就是不行。”
 
    一声叹息。
 
    我摇摇头道:“既然这样就算了,你们在这等着我,我自己进去。”
 
    小队长没想到我能说出这样的话,不由的皱了皱眉头后说道:“林先生,请你交出你的东西,这样我们才能让你进去。”
 
    这些话让我手下的那几个人彻底怒了,尤其是秃子连连嚎叫:“你们难道都是齐四的走狗吗?他就不管,轮到我们身都管,简直太不要脸了。”
 
    小队长被劈头盖脸一顿骂,可这确实没有错。那次齐四确实带着人去机场对付我,如果不是我碰到了那位来江春调研的领导,恐怕凶多吉少了,而这个小队长当时也不知道在哪里,可是现在,竟然对我多次的纠缠,简直岂有此理。
 
    然而,我笑了笑,从袖子里拿出了那个伸缩铁棍交给了身后的秃子,并很严肃的说道:“我知道你们担心,但这件事由我亲自解决,你们在外面等着。如果有人逃出来,给我往死了打!”
 
    秃子虽然不愿意,却也不敢不听话,只好气呼呼的等在那里。
 
    我很快走进了大厅,周围果然有一些凶神恶煞般的男人,冷漠的盯着我。可对我来说这,这些人根本无足轻重。
 
    很快,我进入了机场的警备室。两个身穿警服的男人,快步的走了过来,满脸戒备的说道:“这位先生,这里不让私人进入,请你出去。”
 
    我没有反驳他,只是平静的说道:“我叫林白风。”
 
    那人脸上露出了尊敬的表情:“原来是林先生,请进。”
 
    我冷漠的说道:“那个人在吗?”
 
    那人点头道:“这个香港人很嚣张,根本不配合。”
 
    我点头道:“我知道了,麻烦带着你的人离开,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和这个人说。”
 
    两个小子点了点头,很快的离开了这里。
 
    我缓缓的走了进去,笑着说道:“这不是汉宇集团的总经理周汉宇吗?我们竟然在这里见面了,太奇怪了。”
 
    此时的周汉宇,蹲在了暖气的旁边,一只胳膊被铐在暖气上,再也没有任何嚣张的样子。
 
    当他看到我的时候,双眼带出了深深的恨意:“果然是你搞的鬼……”
 
    我点了点头,义正言辞的说道:“没错,是我告发你运毒,也是我找人将你扣留。”
 
    “你这是诬告,我要投诉你。”周汉宇当时就怒了。
 
    我缓缓来到他的面前,居高临下的看着他,嘴角带着一抹冷笑:“你可以投诉我,但不要忘记一件事。你前两天可是刚刚绑架了秦念,想要拿下那个项目。可后果怎么样,你应该清楚。”
 
    周汉宇话来。
 
    我接着说道:“另外,你这个人以为自己带着所谓蓝衣社的人,就可以保护自己的安全。看来太蠢了,我只要说你身上藏毒品,就可以将你抓过来,而那些蓝衣社就算在香港无恶不作,可到了这里如果敢阻挡执法,中国警察会将他们全都突突掉。”
 
    周汉宇似乎还没有死心,他盯着我大声说道:“林白风,你给我少来这套,我可知道中国的法律。对于我们这样的香港公民,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不能扣留24个小时,我只要抗过这二十四个小时,你就拿我没办法。”
 
    我不以为意的笑了笑,坐在周汉宇身边,将腿放在了他的肩头上,冷冷的说道:“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呀!”
 
    他挣扎了两下后没办法挣脱我,愤怒的说道:“什么故事?”
 
    我很认真的说道:“在几年前,香港有个超级大盗,他为了钻法律的空子,背下了一套法律全书,在香港虽然被抓了好几次,可每次都能被释放出来,香港政府对他恨之入骨,却没有什么办法。可有一次他突然来到大陆,可刚到大陆就被警察以酒驾的名义扣留,要求审讯二十四个小时。过了二十四个小时,身边的车撞在了旁边的柱子上,警察突然出现,告诉他怀疑他与这起车祸有关。等到第三天,再次的换了个理由。两个月后,这个人终于无法承受,承认了自己所有的罪行。最后被我们大陆枪决了。”
 
    周汉宇当然知道我说的人是谁,而这些话,也击破了他最后的心理防线,恐惧的问道:“林白风,我们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,你没必要这么对我吧?”
 
    我冷眼看了看他,淡淡的说道:“既然如此,我们谈谈条件吧!”
相关阅读